今晚福彩3d怪字神贴
我要投稿
當前位置:首頁 人文天水 > 寫作天地【天水周刊美文】兩棵杏樹—— 汪麗芳

【天水周刊美文】兩棵杏樹—— 汪麗芳

  • 2019-04-02 10:51:19
  • 來源:天水周刊
  • 編輯:一周天水網
  • 46854
  • 0
  • 0

兩棵杏樹

汪麗芳


周六,閑來無事窩在家里沙發上刷微信,吐魯番一好友發來微文和圖片,邀約周日去賞杏花。一說起杏花,往往會勾起流浪在外人的一縷鄉思,那塵封已久的記憶被慢慢打開了。

幼年的自己是在老宅里長大的,記得老宅坐落在村頭,是一座最為普通的農家四合院,也可以說是非常簡陋的,宅院里住著爺爺奶奶、堂哥一家和我們一家。打開低矮的院門,映入眼簾的是干凈整潔的院落,右邊是一排瓦房,正對著院門的是用作廚房的一筒土窯,挨著土窯而建是一間三十平方米的小瓦房,在瓦房兩米前、距離院墻一米處,是一棵枝繁葉茂近五米高的苦核杏樹。與小瓦房相對而立的,是緊挨著院門的土高房(在土建的窯上搭建的二層小樓),在高房前五米、距離院墻一米處,是另一棵枝干粗壯高八米的甜核杏樹。

兩棵杏樹緊緊依靠著院墻,枝條的一多半在院內,一小半在院外。兩兩相望,昂然挺立,似靈氣肆意的千年神樹,庇護著我們一家人。

這兩棵杏樹至于是什么時候種下的我不記得了,我曾問過家里的長輩,他們也說得含糊其辭的,在我年幼時最早的記憶里,它們就已經在那里筆直站得,四季為我們遮風擋雨,帶來無盡歡樂。

春季,在和煦陽光照耀與春姑娘的輕撫下,干枯了一個冬的杏樹開始滿枝頭掛起了褐色的小花苞。不幾日,杏樹枝頭上的花苞相繼開放,由褐紅色一個個變粉紅后又變白,每個枝頭都開得那么繁華,那么喧鬧。院落中到處飄散著杏花的香甜味,無論是每天與杏花為伴的我們,還是路過的鄉親都會深深呼吸一下,杏花的甜蜜香味一絲絲的沁人心肺。

夏初,對杏樹最深的記憶大抵是,一陣晨風吹過,滿院的杏花瓣隨風飄舞,如同天空下起了花瓣雨。之后的杏子小芽就開始悄然露出了頭,淡綠色的毛茸茸小杏芽開始與杏葉、杏花捉起了迷藏,有的像怕冷似的將自己整個青綠的身子裹在粉色的杏花彩衣里,有的躲藏在已長大的杏葉里,有個別貪玩小杏芽急不可耐地脫去外衣,探出自己的小臉蛋,一個個東張西望,仿佛想告訴樹下的孩子們,快來和它們玩游戲。

樹下的孩子可真不客氣奧,會爬樹的個個像小猴子般靈巧,只見他們雙手一搓,雙腿一登,蹭蹭就竄上樹。就算有不會爬樹的也各顯神通,像疊羅漢似得搬來板凳一層疊一層,直到細細的胳膊能夠得著杏子了才肯罷休。只見他們將毛茸茸的、拇指大的、還在杏花里探頭的青杏子摘下來,用雙手搓搓、用衣服擦擦,丟到自己的嘴巴里,也有直接從樹上采摘下就放嘴巴里的,幾個毛杏下肚后,一個個酸的一天牙齒發軟,就連面條也咬不動了,即便如此,孩子們只要每天有空閑時間,就會在杏樹上采摘毛杏、爬上樹玩,就連褲子被杏樹岔條掛的到處是口子也毫不在意,依然對這種游戲樂此不疲。

隨著時間的一天天過去,孩子們一天天眼巴巴地期盼著,樹上的杏子仿佛聽到孩子們的心聲,一天一個樣。慢慢開始變色,由青變黃。到了仲夏時節,在夏風一股一股的熱浪吹拂下,從樹梢到樹邊緣往樹中央成熟,杏子在翠綠的杏葉中呈現屬于他們的美,散發屬于他們的香味。即使在午后烈日猛烈的暴曬下,杏葉一片片耷拉著腦袋,樹下卻永遠是那么的涼爽,經過一夜的休養,第二日杏樹又是精神抖擻的站在那里。此時,杏樹便是孩子們的樂園,大人們的避暑地。孩子們每天中午放學回家,都要爬到樹上,將他們全身口袋塞得鼓鼓囊囊的,下午上學時與小伙伴們一起分享。而在農田里勞作了一個上午的大人們,午飯后便在杏樹下的躺椅上,看孩子們在樹上嘻笑打鬧,滿臉的幸福。而陽光透過杏樹葉,星星點點的灑在樹下小息的大人身上,那是一個愜意!迷糊中,被風吹下來的杏子掉在身上,醒來后撿起來吃,那味道直接甜到了心里。

   記得那時只要路過我家莊園的鄉親,隨手撿起一塊土塊丟到樹上,便能撿到一兜兜棉甜、多汁、嫩黃的杏子。而我們幾個孩子,通常是從杏花里吃杏子一直吃到樹上一個杏子也沒有,再盼望來年的杏子。爺爺樂善好施,常常用自己的草帽裝上杏子,把這份快樂杏子端給左鄰右舍去品嘗。

再后來,爺爺去世了,奶奶到城里四叔家居住了,老宅里便再也沒有人住了,每年當杏樹上掛滿杏子時,村里的孩子們像約好了似得一波又一波的,或踩著院墻上或騎在杏樹上采摘杏子,漸漸地便將院墻踏壞,將杏樹隨意折枝,甚至于將手腕粗的枝條踏斷,幾乎一日光臨幾次,院子里便隨處躺著杏樹的殘枝斷臂,父親一氣之下便將兩棵杏樹砍了去。

現在的故鄉老宅,早已沒有人住了,常年是鐵將軍把門,即便每次回家,總會打開院門去看看。院內除了雜草叢生外,就是被雨水經年累月的洗涮而西倒東歪的塌房殘墻,再也感覺不到一點往昔的生機,再也沒有了那種充滿歡聲笑語的景象了。但我仍然會思念故鄉老宅的那棵杏樹,忘不掉比杏子還酸甜百倍的故鄉人曾經的生活。

如今的我無論身行有多遠,年歲增長到多大,故鄉老宅始終駐扎在我的心中,它早已長成骨髓,融入我的骨干,伴我一同成長。而相對于老宅,尤其是院中的那兩棵杏樹,它記錄著兒時的全部歡笑,更盛載著希翼的時光。有時的我常想,如果那兩棵老杏樹根部,又長出一棵小杏樹該多好,好讓我的思念有所歸依。

自定義html
贊(0)

網友留言評論

2條評論
 
文明上網 禮貌發帖 0/300
聲明:頻道所載文章、圖片、數據等內容以及相關文章評論純屬個人觀點和網友自行上傳,并不代表本站立場。如發現有違法信息或侵權行為,請留言或直接與本站管理員聯系,我們將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時內作出刪除處理。
今晚福彩3d怪字神贴